Manbetx登陆-吉药控股并购踩坑:孙公司违规生产致GMP证书被收回

Manbetx登陆-吉药控股并购踩坑:孙公司违规生产致GMP证书被收回

吉药控股(300108.SZ)并购案刚刚宣布计提商誉减值不久,又传来暴雷声。

3月24日晚间,吉药控股发布公告,控股孙公司江苏普华克胜药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克胜药业”)因严重违规致使滴眼剂GMP(良好生产规范)证书被收回,这将造成该公司滴眼剂停产。

2019年1月,吉药控股完成对长春普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普华制药”) 99.68%股份收购,共耗资6.18亿元。而克胜药业正是普华制药的控股子公司,于2019年4月才完成工商变更登记,划入到上市公司名下。

吉药控股在公告中称,公司于2020年3月23日收到克胜药业被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责令收回滴眼剂GMP证书和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编号药生告诫2019004《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告诫信》相关事宜的通知。

公告称,根据江苏省药监局的相关飞行检查和《告诫信》,克胜药业2017年采购原料羟苄唑违规、文件管理、计算机系统管理、部分原料供应商档案、仓储台账、原料追溯、不良反应直报、原料羟苄唑检验(测定硫酸软骨素钠批号JC170901)等八项问题和缺陷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、严重违反药品GMP相关规定。

对此,江苏省药监局要求克胜药业滴眼剂在收回药品GMP证书期间,不得生产。同时,公司要按照省局规定的期限进行整改和风险评估,并及时将整改报告和风险评估报告报省局和盐城分局。

有意思的是,上述的公告亦显示克胜药业于2019年12月9日就被江苏省局收回滴眼剂GMP证书了,但为何吉药控股现在才对外公告呢?这是否涉嫌信息披露违规。

3月25日,第一财经记者多次致电吉药控股董秘办,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:“行政机关撤销证书到通知公司可能还有一段时间,是不是涉嫌披露违规视公司收到通知的日期起算,两个交易日之内公告的话就不存在违规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并非克胜药业第一次出现经营违规。2018年11月23日,吉药控股在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(草案)中就曾提及称,2017年12月,克胜药业生产、销售的利巴韦林滴眼液因抽样产品装量不符合国家药品标准规定,被盐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没款2.32万元。

彼时,吉药控股还信誓旦旦在上述报告中称,为应对此风险,普华制药及克胜药业将严格对物料采购、生产验证、检验检测、成品放行、贮存发运等药品质量形成的全过程进行内部控制,同时辅以供应商审计计划、定期自查等额外程序,最大限度地避免或降低药品质量偏差、污染以及混淆、差错等风险,确保生产活动持续符合GMP的要求。

可以说,吉药控股的这则并购已连续遭遇踩坑。今年2月,公司才刚刚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,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2.33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668.97%,其中原因之一,就是跟普华制药5.5亿元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有关。当时的业绩快报显示,作为普华制药的三大品种之一的化药品种骨肽注射液销售收入2019年下降近两成,不仅如此,该产品属于国家重点监控的20个辅助用药目录,目前也被移出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。

克胜药业滴眼剂停产,会不会再度导致吉药控股对普华制药的商誉减值还要加码吗?克胜药业原本拥有药品生产批准文号 39 个,其中主要亮点就是包括多个滴眼剂产品,如氨碘肽滴眼液、眼氨肽滴眼液、硫酸软骨素滴眼液、氧氟沙星滴眼液等。2019年1~9月克胜药业销售收入为3529.95万元,净利润已亏损57.82万元。

撇开上述并购案,对于吉药控股自身来说,目前或是到了必须反思公司的并购行为时刻了。

吉药控股的前身是双龙股份,2010年8月25日在创业板挂牌。2014年,公司以提供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了金宝药业100%股权,交易价格为10.55亿元,交易完成后,吉药控股变相完成借壳上市。2018年,吉药控股开始在行业中大肆并购扩张,如当年,吉药控股至少完成了6家公司并购。而在过去的2019年,吉药控股曾因要“蛇吞象”收购修正药业100%股权而闹出笑话,最后,公司不仅并购告吹,还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。